不是醫生?不是護士? 是抗疫一線不可缺少的呼吸治療師!

2020年03月10日 19:42:56 來源:四川新聞網
記者 胡旭陽 編輯:邱令璐

劉凱和患者一同欣賞”落日余暉“

  四川新聞網成都3月10日訊(記者 胡旭陽 實習生 聶鎣)前幾日,一張被稱為“2020年最治愈的圖片”迅速走紅朋友圈并溫暖了無數人,照片中躺在輪床上的病人,和陪同檢查的“醫生”,一同靜靜欣賞了“落日余暉”。這位“醫生”名叫劉凱,很多人并不知道,他其實是位呼吸治療師,也是四川大學華西臨床醫學院呼吸治療系2014屆的畢業生,新冠肺炎發生后,他隨醫療隊來到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已經參加抗疫近一個多月。

達州市中心醫院的劉曉毅呼吸治療師對患者進行床旁氣管鏡操作。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許多醫務人員前往抗疫一線,其中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既不是醫生,也不是護士,他們卻是治療團隊中不可缺少的一員——呼吸治療師。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的段開亮和同事何語涵在剛接管的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腫瘤中心準備和調試呼吸機

  呼吸治療師(respiratory therapiests,RT)這個稱呼可能對大多數人來說還比較陌生,但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醫生-呼吸治療師-護士的團隊在病人治療中非常重要。醫生是治療過程中的主導者和指揮者,護士主要進行患者總體護理,呼吸治療師的工作則是在醫生的指導下對心肺功能不全或異常者給予診斷、治療和管理,他們重點關注氣道和呼吸管理。

  據不完全統計,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奮戰在抗疫一線的四川大學華西臨床醫學院呼吸治療畢業生有30余人,他們分布在武漢、成都、上海、重慶、濟南等十幾個地區進行抗疫戰斗。其中在武漢和成都人數最多,各占20.7%。而這些呼吸治療師幾乎在疫情剛開始就參與到新冠患者的救治中,截止到2020年3月6日,一線呼吸治療師參與抗疫的平均時長是27.5天,最長的已經達到51天。

29名四川大學華西醫學院呼吸治療畢業生參與全國十幾個地區新冠肺炎抗疫工作

四川新闻网  華西醫院對29名在一線抗疫的呼吸治療畢業生進行了問卷調查,調查問卷得知,他們分布在各醫院的ICU、普通病房、臨時改造重癥病房和支氣管鏡室。新冠患者的解剖結果和臨床表現提示,呼吸道末端黏液分泌過多,只有廓清氣道內的痰液,才能進行有效通氣。因此,呼吸治療師的工作顯得尤為重要,他們給患者進行震動排痰、吸痰和纖維支氣管鏡操作,近距離接觸患者并暴露在患者的氣道分泌物中。這些高危操作就是為了維護患者的呼吸道“潔凈通暢”,讓他們能更輕松的呼吸。

四川新闻网倪忠(左)和同事推著呼吸機,準備為一名重癥患者開展呼吸支持。

四川新闻网  由于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區并沒有專業的呼吸治療師,在華西醫院呼吸與危重癥科呼吸治療師到達武漢后,首先對醫護人員進行了培訓。“在前線,我們收治的都是重型和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基本上都需要呼吸支持——從普通氧療到經鼻高流量氧療。”呼吸治療師倪忠說:“有些病人呼吸困難癥狀明顯,會選用無創正壓通氣,甚至通過氣管插管進行有創正壓通氣,‘竭盡全力讓患者呼吸進行下去’是我們呼吸治療師在條件和資源匱乏的環境下必須具備的信念!”

四川新闻网邵逸夫醫院呼吸治療師徐培峰在湖北荊門市第一人民醫院抗擊新冠,這是同事為他畫的素描

  在前線,除了要想盡辦法解決患者的缺氧難題,同時,還要面臨插管可能造成的巨大被感染的風險。剛到武漢的時候,當時防護物資比較缺乏,有個病人情況非常危急,需要緊急插管幫助他呼吸,但是當時條件有限,不能完全達到針對這種高傳染性患者插管時應具備的防護標準,因為插管過程直接面對患者開放的氣道,為了減少暴露風險,同事就緊急找了一個大的塑料袋在倪忠的防護面屏下纏了一圈當成“圍脖”,就這樣給病人插了管。倪忠說:“無論面臨什么風險,作為呼吸治療師,我們都要盡最大努力幫助病人。”

四川新闻网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呼吸治療師李蔚在成都市公共衛生醫療中心為新冠患者調節呼吸機參數測量肺順應性

  據悉,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各個醫院呼吸治療師踴躍報名參加患者救治,接受調查的呼吸治療師中,其所在醫院平均57.3%的呼吸治療師都在一線直接接觸新冠患者,其中還有一些是2019年剛參加工作的“新兵”。也許呼吸治療師這個職業并不如醫生和護士那樣為人所熟知,但是他們的身影越來越多地出現在重癥病房里,出現在一線新冠抗疫的戰場上,與其他醫護人員一起,為打贏這場攻堅戰,日夜兼程!剛參加工作、現在上海市公共衛生中心救治患者的謝思敏(上海瑞金醫院)說:“我們不能放棄任何一個病人。沒有治療方向的時候也要為病人找到生命之路!”(圖片由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提供)

    本網(平臺)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四川新聞網傳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精彩圖集